[關閉]
王呈榮《聽蟬》
發布時間:2019/7/8

/科教文衛事業部辦公室 王呈榮

悶熱難耐的一天里,熙熙攘攘的人群從上班忙碌到下班,歸途變得緩慢起來。經歷正午艷陽的炙烤,走過空無一人的辦公區庭院,不經意間聽到一聲起伏不斷的蟬鳴,夏天里該有的聲音不會丟棄你的耳朵,只是或早或遲的來臨。

最近的時間總是覺得不夠去完成自己要做好的事情,許久沒有心思在意眼前曾經熟悉與依戀的風景,直到此刻再次聽見這綿延不斷的啾啾蟬鳴,仿佛一切凝固在這里,聲聲入耳的清脆聲,何嘗不是對那一顆顆跳躍的心的照應。盛夏時節里有這百轉千回的鳴響,再炎熱的溫度,再勞累的習作都會被消散在這歌聲里。

應該是太久沒有聽到蟬鳴的緣故,倏忽間入耳的那陣悠長聲猶如一團剪不斷的絲線,綿綿不絕的糾纏,卻沒有絲毫違和的感覺,內心還是任由它去放肆的歌歡。游離于耳尖,到達心際,時間很短,但卻讓人浮想聯翩,或追憶過往,或神游四方,兩者兼具者也是合理的存在。念及童年的時光,讓我望見三五孩童唧唧喳喳個不停,想不通地佩服當時為什么會直面那火辣辣的太陽,滿頭大汗的模樣里卻因得到一支雪糕而開懷大笑,冰涼入口的那種感覺現在不知道去了哪里,同樣,那倚靠著大樹綠蔭,席地而坐的爽朗和笑語也沒有了蹤影。童年的蟬鳴是聒噪的,賦有盛夏的色彩,繼承了夏日的脾氣,大開大合的清涼與陰雨彼此對立,卻又統一在一起,這或許是那個夏天最亮麗的性格。

既已追到童年,那抹不去的記憶泉流在此噴涌。除了聽一曲蟬鳴,自然還有捉蟬的經歷。小的時候村落遠比現在古樸得多,樹木蔥郁的自然環境給了蟬兒安家和繁衍的夢境,或許是聽著自己奏響的曲章也沉醉了吧。那時,總覺得夏日很長,不是因為天氣酷熱難耐,而是和小伙伴們一起按捺不住等待夜幕的降臨。燦爛透徹的星空,現在抬首間總是難尋,可在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年紀,關注的東西更多是來自大地。那時的夜色很深,沒有太多的通明燈火,但這并不能阻止童年里好動沖撞的本性。小伙伴三五成群結伴而行,手里握著大大小小的手電筒,這一道道不同亮度的光束劃破了這一夜長空。晚上是蟬停奏樂曲的休憩時間,而我們卻憑著那微弱的光亮,在樹干枝椏間找尋蟬的身影。這被當做了一場比賽,看誰第一個喊道:我捉到了一只!當然,后來才發現,最默不作聲的最后捉到的最多。

時間不會停留,也是這一陣蟬鳴驚擾了思緒,將一切又重新拉回到現實。蟬鳴還在,這也算是一種愉悅放松內心的方式,在忙碌不知身影的氣氛里,請記得駐足,聽蟬鳴一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