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王鑫《城市之光》
發布時間:2019/7/18

/華北分公司 王鑫

南方的夏天日光傾城又潮潤連綿,只有入夜漸涼才能帶朋友稍作游玩。廈門這座城和所有的城市一樣,高樓鱗次櫛比,又和所有的城市不一樣,風光霽月獨具韻味。

朋友提議趁天未黑透,去南普陀寺看看。

南普陀寺里香火裊裊,從來都不缺跪拜求愿之人。大殿門外供人跪拜的青石板已經被磨的光亮平整,一位中年女子在虔誠許愿,面容難得一見的平靜舒展,但仍能看到怨懟在潛。興許她昨天還在菜市場討價還價挑選新鮮的蔬菜,安排孩子的假期補課,興許她曾埋怨工作忙碌日子難熬。這個地方來過很多個和她一樣的母親,成為每個平凡家庭的重要紐帶。我不知道她許的什么愿……

天色漸晚,寺里開始掌燈,供焚香的海燈經撥捻添油火苗更旺,整個寺院在香氣繚繞中平添了祥和靜謐。有兩個孩童興奮地隨父母上香,像模像樣的鞠躬后弟弟仰起臉問爸爸:“爸爸我許的愿是我的賽車能夠把胡天明的車戰敗,你說能實現嗎?我已經輸了好幾次了?!苯憬閬虻艿芊艘幌擄籽?,說你說出來就不靈了。

寺院里熙熙攘攘,菩薩羅漢神像眾多,善男信女們見到神像就跪拜許愿,從這個神像面前起來便忙不跌的伏到另一個神像面前。一個年輕姑娘從身旁經過說,如果每個愿望都幫人們實現,神仙們應該又累又忙。

從南普陀寺景點出來已暮色四合,我和朋友一起等紅綠燈,抬眼便看到身邊一位修行人身著褐色長袍,面容干凈,他應該剛從南普陀寺出來,在低頭飛速的刷著手機屏幕。紅燈還有三秒的時候便匆匆沖到人行橫道上,步履匆忙穿過街角,長袍掠過趴在地上的乞丐,頭始終都未曾抬。

我和朋友摸了口袋發現一點現金也沒帶,尷尬的對望了一眼作罷。那個許愿要贏了朋友賽車的小男孩蹲下去放了一塊硬幣,拉著父親的手:“爸爸他為什么不過去馬路到寺廟里許愿讓大家都給他點錢呢?”那位父親張張嘴又啞然,他們從我們身邊過去,走進這深沉的暮色中……

我們在吃晚飯的時候路燈突然全部亮了起來,整個城市燈火通明,情侶們嬉笑嗔罵從街上走過去,賣小炒的推車煙火盎然香氣四溢。天橋上有拉著音箱絮絮叨叨訴說自己苦難經歷想讓大家捐錢的外地女子,大爺大媽趁著涼風消遣著她的故事但無人上前,轉頭卻幫助傍邊一位婦女支起煎餅攤子。外賣小哥鮮有地把電動車??吭諑繁叱櫧鵒搜?。雖然是夜晚,依稀可見天上的云。大家在這湛撤的夜色里,在這霓虹瀲滟里,用力的活著。這些好像都不相關但又在這座城市里星羅棋布,秩序井然。

我們的幸福里從來都有庸碌與平淡,狡黠與晦暗,自由和平等,尊嚴和真愛,幾無例外。

城市慷慨,亮整夜光,如同少年不懼歲月長。天黑可做夢,天亮要努力。